前行不久,刘秀又遇到披头散发的二姐刘元和她的三个女儿。只看见这娘四个,却不见姐夫邓晨。刘秀估计,大概因为遇敌仓猝,姐夫一家人先行失散了。

姐夫邓晨 画像

这可如何是好呢?一个妹妹,一个姐姐,三个外甥女,都是女流之辈,兵荒马乱的,到底先顾谁啊?

刘秀心乱如麻。没办法,他下得马来,让二姐带着三个外甥女也骑马一起跑。

刘元 剧照

刘元虽然女流之辈,意志却很坚定。她毅然催促刘秀重新上马,对弟弟和妹妹高呼:

“行矣!不能相救,无为两没也!”

你们俩赶紧跑吧,六个人骑一匹马是不可能逃走的。事已如此,我们就别同归于尽了!

刘秀 画像

说着话,刘元奋力在刘秀的马屁股上猛击一掌。战马受痛,翻蹄亮掌而去。

泪眼模糊,刘秀和妹妹刘伯姬在马上回头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二姐和三个外甥女被新朝追上的军队杀在当地……

刘伯姬 剧照

此次大败,不仅刘秀的二姐和三个外甥女被杀,刘秀老实巴交的二哥刘仲,以及刘氏宗族数十人,皆在乱中被害。

最后,刘秀带着妹妹有命逃回棘阳,和先行逃到这里的大哥刘縯重聚。

刘縯 剧照

大家盘点兵马,发现近乎一半的义军兵马已经报销。至此,义军不敢再主动与新朝军队争锋,只得龟缩于荆阳城内退守不出。

“小长安聚”这次惨败,确实给义军极大打击。平林和新市两支部队也开始对刘縯的军事指挥能力感到了疑虑,诸将汹汹,很想乘间离开荆阳这个是非之地。

刘縯 剧照

刘縯刘秀兄弟呢,自然也忧心忡忡。倘若友军一去,舂陵军人数太少,甄阜和梁丘赐新朝大军一到,形势肯定大为不妙,弄不好,大家的性命全都会送掉。

正发愁呢,被新朝官府通缉已久的李通忽然出现在荆阳,这让刘氏兄弟大为高兴。

李通 剧照

李通此行,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5000下江兵在王常带领下,已经赶到了平氏县的宜秋聚(今河南唐河西南近淮河处)。

那么,这王常又是哪路神仙呢?

王常 画像

王常,最早就是绿林军的建军大头领之一。后来,绿林军因为瘟疫流行死伤大半之后,王常就分兵一支独立发展。所以,他所率下江兵,也是绿林军中的一支。

王常不仅性格豪爽,相比其他绿林头领,他的政治头脑也要清醒得多。乱世纷纷之际,他想到的不仅仅是打家劫舍抢东西,而是想在乱世之中能够找到一位拨乱救世之主来辅佐,从而成就一番大业。

刘縯 剧照

为此,刘縯亲自前往宜秋,游说王常和他手下的下江军,死劝他们和自己荆阳的军队联合在一起,合力抵抗新朝王莽军队。

一看刘縯、刘秀乃汉朝宗室,特别是刘縯,为人诚恳,能言善道,分析起天下大事来头头是道,王常自然一见倾心。

刘縯 剧照

特别是刘縯一句话,给王常吃了一颗定心丸:“如事成,岂敢独飨之哉!”

这意思就是说,以后我们刘家兄弟得了天下,肯定要和诸位同享荣华富贵啊。

由此一来,王常很快就答应和刘氏兄弟一起联合作战。他不仅自己出兵,还说服了成丹等下江兵头目,最终率领下江兵主力开进到荆阳城中。

王莽 画像

至此,平林军、新市军、舂陵军、下江军四部人马,终于在困难关头实现了一致对敌。

对于棘阳城诸路英雄合兵,王莽手下的甄阜、梁丘赐并没有产生足够的警惕。先前“小长安聚”大胜,使得这两个新朝军官也开始骄傲起来。奉王莽之命,他们积极准备,想一举全歼刘氏兄弟和绿林军为首的起义军。

甄阜、梁丘赐把后勤辎重留在黄淳水以北的蓝乡后,率领主力进至黄淳水和沘水之间地区,准备实施对义军的最后歼灭战。

荆阳城内,刘氏兄弟和绿林军几个首领也不闲着,开会商议对策。会议上,刘秀建议说:“敌军近十万,我军不及其五分之一,如果和他们正面对阵,难以取胜。

刘秀 画像

如今,甄阜、梁丘赐最主要目的就是攻取棘阳,其后勤补给基地蓝乡肯定空虚。如果我们夜袭蓝乡,截其辎重,敌军军心肯定马上动摇。如此,敌人或可一举成擒!”

众人思之,皆觉有理。于是依计行事。刘縯派兄弟刘秀担任防守荆阳城的重任,然后,他自己和绿林军诸将带着主力人马,连夜潜出棘阳城,直杀蓝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