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卢多逊,后周进士谭仕禄,北宋开宝元年为翰林学士,后为北宋宰相,记忆力惊人,过目不忘。

开宝七年,卢多逊牵连秦王赵廷美结党营私案,被判诛九族,宋太宗念其“久事朝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改为全家发配崖州(今三亚)。

据《清波杂志》,开封知府李符得知消息,对宰相赵普说,崖州虽然在海外,但水土等各方面条件还可以,发配到那里的人,基本上无伤大雅,春州虽然在内地,但那里穷山恶水,听说被贬到春州的官员,后来都无一生还,卢多逊应改发春州,赵普听了,微微点头。

没想到仅仅过了月余,李符就犯了事,被贬为宣州司马,皇上余怒未消,打算再把他贬到岭外,赵普就把之前李符说的那番话,对皇上讲了,皇上哈哈大笑,既然如此,那就请他到春州去吧。

到春州后,明末强国梦李符不到十天就一命呜呼贪食的拉尔了。

做人要厚道,别想搬石头砸人,不然最终砸死的,是自己!



02

呼延赞,北宋开国名将。

这人以勇武著称,打起仗不要命,立过不少战功,常常对人说他愿意死在战场上。

据《事实类苑》,呼延赞为卫士直长时,自言受国恩太深,与契丹势不两立,在身上到处刺上“赤心杀契丹”字样,还把这些字涂黑。

除了身上,他在唇内也刺上这些字,兵器上就更不用说了。

他把善黥之卒叫来,对妻妾们说,你们受了重碌,无法用别的方式报恩,就应该在脸上刺字,“程远思以表感恩之意”。

也就是说,他还想在妻妾们脸上,也刺上那些字,若有人不干,“立断其首”,弄得全家人呼天抢地。

妻妾们说,我们是女人,脸上刺上字实在不好看,能不能改为胳膊,呼延赞“许之”。

除了妻妾,他的几个儿子和全体仆人,也必须接受这种“酷刑”。

最小的儿子刚满百日,他就把他抱到赵曰耀城楼上,然后往下面摔,但没摔死,别人问他为毛这么做,他回答说想试试儿子的命硬不硬。

每当来到直舍(官员在禁中当值办事之处),其他人都饶有兴趣地围绕在他身边,想看他今天又有什么精彩表演。

而他在单位最爱做的,是取出佩刀“刺胸出血”,“召从吏濡墨为书”,弄成奏章请求让他雅莱减肥饼干捍边杀敌。

有人便跟他“开玩笑”,为毛不把心挖出来以明忠?

他说“我并不是怕死,但契丹未灭,我是不能死的,不然就白死了”。

人生就像演戏,谁都想当个好演员,但表演不能太过,不然剧情越狗血,豆瓣评分越低。


03

孙何,北宋“神童”,10岁就懂音韵,15岁时写的文章已经很好了。

据《归田录》,宋太宗时期,进士考试有个可笑的规定:最先交卷者为第一。

某一年,孙何参加金奶奶的爱进士考试,一同参考的,还有一个叫李庶几的举人,当时也小有名气。

两人虽然都有点名气,但特点迥异,李庶几是文思敏速,写文章又快又好,孙何的速度正好相反,光开头就得想半天。

有人很讨厌李三亚正扬酒店庶几这个快手,不希望他当状元,便想黑黑他,说他写文章不求质量,只求速网红舒芙蕾度,还把他的陈年旧事捅了出来康斯嘉顿,说他有一次在饼店作赋,与饼子“比赛”,若饼子熟时他的文章也好了,那么就算凌霄不屈己他赢。

宋太宗闻言大怒,当年殿试,明明李庶几第一个交卷,却被宋太宗“叱出之韩国恋足”,然后取慢吞吞的何进为第一。

终于明白这世界为什么那么多人不讲规矩了,原来源于定规矩的人首先破坏规矩!

04

吕蒙正,太平兴国二年丁丑科状元,三次登上大炮鲁相位,也是历史名人。

据《谈苑》记载,吕蒙正为相(也不知第几次)时,有个朝士珍藏了一面古镜,自称二百里范围内的景色,都能照出海峡人才网,假面骑士电王,教授来。

朝士想把古镜献给他,以求关照,吕蒙正说,我的脸还没屁股大,哪里用得着照二百里的镜子?

拍马屁的心情可以理解,但首先你别侮辱对方的智商。


05

石中立,北宋名相石熙载之子,累迁史馆修撰、吏部郎中、右谏议大夫,后来拜参知政事(副宰相)。

据《涑水纪闻》,有一次,石中立和几个同僚观看御园养的狮子,管御园的官员告诉他们,“县官日破肉五斤以饲之”,同僚感慨地说,我们这些人,还不如这头狮子。

石中立说,那是当然,咱们都是园外狼(员外郎),怎么能与园内狮相比呢?

还有一次,他不小心从马上摔了下来,左右吓得脸都白了,赶紧把他扶起来,他拍拍身上的灰尘说,幸亏是“石参政”,若是“瓦参政”,早就成齑粉了。

堂堂副宰相,也算百官之首了,还这么喜欢“乱”开玩笑,成何体统?

一个叫上官辟的朝士,便语重心长地劝他,您身为宰执,地位这么高,不同以往了,为何整天还是没个正经,得注意哈自己的形象啊。 石中立笑呵呵地说,您管好“上官辟(鼻)”就行了,何必还来管“下官口”。

那以后他依然我行我素,甚至一天不开玩笑就不舒服,也没什么严重后果,反而让人觉得他可亲可爱。

石中立为人诙谐幽默,并非刻意装出来的,而是本性使然。

记得作家王小波说过一句话,大意是文章首先要写得有趣,不然看都没人看。

其实做人也应该这样,先别管其他,有趣地活过再说。

06

公元1085年4月1日,宋神宗驾崩,年仅九岁的宋哲宗继位,契丹人派使者来吊丧。

据《石林燕语》,一个姓蔡的持正觉得,契丹使者穿的衣服与咱们的大不一样,皇上年幼没见过,骤然见之必心生恐惧。

所以前一天奏事完毕,他便给哲宗描述契丹人的衣着,请他到时候不要感到奇怪。

蔡持正很啰嗦,翻来覆去地没完没了,哲宗一直一言不发,等他好不容易停了下来,才突然开口:“契丹使者也是人吗?”


蔡持正一怔,连忙回答说,虽然是人,但却是歪果仁,哲宗说,既然是人,怕他作甚?

蔡持正顿时闭嘴,“悚然而退”。

大人(成熟)和小孩(幼稚)的区别不在年龄,而陈枢律师在于看问题是否能抓住核心,抓不住核心中华情优山美地,哪怕一百岁,也是白活了。


07

靖康二年四月,金军攻破开封,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及大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朝臣被俘,押解北上,人数达三千多人。

一位不知杨恭如老公名的宋朝人,将金军攻陷开封后,开封府与金国占领军之间来往公文编辑成书,起名《开封府状》,主要内容是呈送金军的赵宋皇子、宗室以及后妃、公主、宫女等的名单。

这份名单显示,仅仅被遣送到金国的嫔妃,就有一百七十六人。

这些嫔妃地位比较低下,名字起得也很“随意”,有的甚至令人莞尔,比如差金、百哥、醉观音、双飞、四面笑、好郎、进士、男儿、寿星、顽童…

人多了,难免有重名的,除了有三人都叫猫儿,还有三人都叫金奴,而俘虏她们的,正是金人。

如果这三人被俘为奴是“命中注定”的话,那么其他人呢?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十六岁的郑夫人,名叫“佛保佑”。

但愿到了虎狼之地,真能得到佛的保佑吧。 姐姐的愿望

08

据《挥麈后录》,建炎间,金兵南侵,宋高郑兆村宗南逃,逃到浙江绍兴。 好不容易可以歇歇了,皇后却得了风痃。

一个宫人说,她善用符水治病,无论什么病,只要喝了她的符水,水到病除。

有人便告诉了皇后,没想到皇后说,又是这话,我还敢再信吗?

这种人,怎么可以留在禁内!

然后,那个宫人就被赶走了。

看来一招鲜并不能吃遍天,哪怕忽悠人,也得来点新鲜的。

09

宋光宗24岁被立为太子,做了十几年太子,四十多了还是太子,终于是着急了。

故意跑去跟孝宗说,爸爸呀,你看儿子我这胡子都白了,有人给我送了一副染胡子的药,你说我用不用啊?

孝宗当然听出来他什么意思了,跟他说,胡子白了显得老成持重,染它干什么?

光皇春秋已富,又自东宫尹天府入侍重华,从容启上曰:“有赠臣以乌髭药者,臣未敢用。”上语光皇曰:“正欲示老成于天明桂南下,何以此为?” ———— 《四朝闻见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