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573年,晋悼公被大臣们接回晋国,拥立为国君。正式坐上国君之位后,晋悼公对晋国官员来了次大调整。在这次人事调整结束后,人们才惊奇的发现,魏氏家族居然成为最大的赢家:魏锜之子魏相,被任命为下军主将;魏颗之子魏颉,被任命为下军佐;两人的叔叔魏绛,则被任命为中军司马。魏犨后代中,两人成为晋卿,一人成为军中司马,令众人艳羡不已。

魏犨是跟随晋文公流亡海外的“五贤士”之一,但魏氏家族却长期在晋国被边缘化。跟随晋文公一块流亡的其他大夫,如狐偃、赵衰、胥臣等等家族,其本人或者其后代为晋卿者比比皆是,可魏氏家族成员却长期得不到提拔重用。

这一切,都源于魏犨捅出的一个大篓子。

公元前632年1月,晋文公正式组建三军,决定出兵讨伐卫国和曹国,以解宋国之围。3月,晋军就攻克了曹国,俘获了曹共公。然而,攻破曹国后,晋文公却下令,任何人都不得侵犯曹国大夫僖负羁家中的一草一木。当年流亡到曹国时,曹国上下都对晋文公一行人粗暴无礼,唯独僖负羁却对他们恭恭敬敬,所以晋文公这次是想报恩。

可他没想到,魏犨与颠颉二人却极不服气:“我们从亡功劳这么大都没有什么报答,僖负羁又凭什么?”于是,二人一气之下,就将僖负羁家给烧了!

不过,放火之时,魏犨却不小心,伤到了胸口。

晋文公听说此事后,大怒,要杀了两人。但魏犨以勇猛闻名天下,晋文公也有些惜才,便让人来先看魏犨的伤势。魏犨情知不妙,便强忍剧痛向上跳了三百下,向前跳了三百下,以显示自己强壮的身体。见魏犨还可用,晋文公便放过了他,而将颠颉杀了示众!

魏犨虽然逃过了死刑,但却因此而失去了晋升机会。


因为魏犨容易闯祸的名声,到了下一代,魏氏被边缘化的命运依然没有改观。

公元前597年,晋国与楚国开始了二次争霸大战。出征前,晋国三军六位主将、六位军中大夫,没有一位魏氏家族成员。魏犨之子魏锜,因为求公族大夫官位未得,气愤不已,居然开始捣乱:先是请求向楚军发起单挑,没得到允许;后来,又请求作使者,却违令到楚军阵营中请战而还!

虽然魏锜纯心捣乱,但他的胆识和能力却不可质疑。在得知荀首想重返战场救儿子时,魏锜不顾个人安危,主动当起了荀首车夫,并与荀首一起抓回了楚国公子谷臣和连尹襄老!

以魏锜的能力和胆识,他原本能在晋国坐到更高的位置。然而,赵盾专政时期任人唯亲的格局,使得魏氏家族成员都没能得到重用。后来,在晋、楚第三次争霸大战鄢陵之战中,魏锜射瞎了楚共王一只眼,却不幸被楚国名将养由基给射杀了!

公元前594年,晋国按照计划前往攻打潞氏国。不想背后的秦国却突然派军入侵晋国,驻扎在辅氏(陕西大荔县东),试图杀晋人一个措手不及。此时,晋国派出魏犨嫡子魏颗前往抵御秦军。结果,魏颗一举擒获了秦国猛将杜回,成功地把秦军赶出了晋国领土。

虽然魏颗取得大胜,可在灭潞氏国后,晋景公只赏了伐潞氏国的功臣荀林父,却将魏颗忘得一干二净!

这一次,十四岁的晋悼公回国,一举而启用了三位魏氏家族成员,也算是为魏氏家族近六十年来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平反了!

晋悼公提拔魏氏家族成员,目的固然是为了培养能忠于自己的亲信。可对于魏绛而言,难免有些尴尬:两个侄儿先后被提拔成晋卿,自己却还只是个中军司马,地位上实在是相差太远!不过,魏绛两个哥哥对晋国都有功劳,而魏绛却始终未能为晋国建功立业,这也怪不了晋悼公。


当上中军司马才三年,魏绛就作出一件出格之事,惹恼了晋悼公。

公元前569年,楚国加大了对陈国压迫,陈国因此而投靠了晋国。这年秋,因为陈国的临时投诚,晋悼公在鸡泽(河北邯郸东北)盟会上通告了各诸侯国。于是,又让陈国使者与诸侯国的大夫们结盟。

就在晋悼公意气风发、与天下诸侯国们指点江山之际,突然间亲弟弟杨干跑来,哭诉自己被人羞辱了:杨干在曲粱(鸡泽东北)驾车游玩之时,魏绛突然拦住了他的车马,还将他的车夫给杀了!

晋悼公才十七岁,他的弟弟当然就更加年轻。晋悼公本来还有个哥哥,却是先天性智障。父母早逝后,弟弟也许是这世上唯一还能与他说几句知心话的人了,因此晋悼公对杨干极为宠爱。当着诸侯面,亲弟弟遭受如此大的屈辱,顿时让晋悼公脸上无光——诸侯们都暗暗怀疑,晋悼公在晋国说话还算数吗?

所以,晋悼公大怒,对着中军尉佐羊舌赤就说:“召集诸侯盟会原本是荣耀之事,杨干当众被人羞辱,这不是丢人吗?一定要杀了魏绛,不得有误!”

魏相前两年去世,晋悼公将赵武替补提拔为卿士;现在魏绛又要被杀,看来魏氏家族刚刚红火没几天,又要倒霉了!

面对愤怒的晋悼公,羊舌赤却答道:“臣听说魏绛为人遇事不避危难,有罪不避刑罚,他应该会投案自首的。”话刚落声,魏绛就到了。听闻晋悼公想杀他,魏绛把信转交给仆人,就准备自杀,但被士鲂和张老阻止了。

晋悼公读到魏绛的信:“我惩罚杨干,自知死罪。当前国君缺乏使唤之人,却让我当上了中军司马。我听说军队服从命令才是勇武,宁死不犯军法才是敬肃。国君会盟诸侯之日,臣却行不敬之事,特来请死。”

读完魏绛的信后,晋悼公生怕魏绛自杀,赤着脚就跑了出来,对魏绛说:“寡人之言,是兄弟亲情;您执行军法,是军旅事务。请您不要加重寡人罪行!”

这件事之后,晋悼公深感魏绛人才难得,便又提拔魏绛为新军佐,正式成为晋国卿士!侮辱了国君亲弟,却反倒被提拔为卿,魏绛这是因祸得福了!


一年后,晋国又迎来另一件大事:无终国国君嘉父派使者来到晋国,请求结盟。无终国是戎人之国,最初活动在山西太原市东一带。后来,被晋人所逼,迁徙到了河北涞源;之后,又流窜到天津蓟州区一带;最后,由于中原诸侯国势力庞大,又被迫逃至张家口以北的长城之外。但此时,无终国还在山西。(参考《春秋左传正义》杨伯峻 著)

见过戎人使者之后,晋悼公却对和戎不太乐意:“戎狄不讲亲情又贪婪成性,还不如讨伐他们。”

魏氏采邑中就有霍邑(山西霍州市),霍邑又是太原盆地与临汾盆地二者接口,魏绛对于戎人事务较为熟悉。这次戎人请求结盟,也是经由魏绛而转达。

一听晋悼公想伐戎,魏绛就表示反对:“晋国刚刚才会盟了诸侯,陈国又是新近投奔。天下诸侯肯定都在观察我们:晋国有德则跟随我们,否则就将三心二意。晋国劳师远征去讨伐戎人,楚人就会趁机伐陈,我国首尾不能相救,就相当于抛弃了陈国。如此,天下诸侯必然背叛晋国。戎人不过是禽兽,得到戎地却失去了华夏,这不是得不偿失吗?”

晋悼公还是心存疑虑:“难道就没有比和戎更好的办法?”

魏绛耐心地劝说道:“和戎有五利:戎狄逐水草而居,看重财货而轻视土地,他们的土地可以买卖,此其一;和戎之后,边境可以无忧,百姓可安心种地,农作物可常获丰收,此其二;戎狄投靠晋国,四邻为之震动,诸侯也将因晋国强大而威服,此其三;以德行来感化戎人,不用劳师动众,此其四;以德服人,能使远方归附而近邻安心,此其五。请国君好好想想!”魏绛对戎人习俗了解得极为深刻,才能分析得如此头头是道。

晋悼公听了后,深觉有理,便让魏绛负责主导和戎相关事宜。

不过此时,谁都没觉得和戎一事对晋国有多么重要。


公元前562年,经过长达十一年的反复多次争夺,晋国终于彻底臣服了郑国。为求得晋国谅解,郑人送给晋悼公三位乐师,攻车、守车各十五辆,盔甲武器齐备;兵车一百乘;歌钟两架,以及与之配套的镈、磬等乐器;女乐两列,共十六人。

郑国臣服于晋,意味着自鄢陵之败后,楚国维系霸业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这对于晋国,当然是一场大胜利!这十一年来,虽然晋、楚之间没有爆发大战,但双方却围绕着郑国和陈国不断地明争暗斗:晋国一边组织诸侯频繁南下抗楚,一边扶持吴国与楚对抗;楚国则多次出动攻打陈、郑二国,还唆使秦国在背后不停地骚扰晋国。

如果不是魏绛提出和戎,晋国在北方又将凭空多出一位敌人——晋国再强大,又怎能同时应付这么多敌人?

所以,在郑人彻底臣服于晋后,晋悼公没有大赏那些为晋国征战中原、屡屡建功立业的荀罃、荀偃等人,却把郑人所献之乐一半赐给了魏绛:“您教寡人和戎,以协同诸夏。八年之中,晋国九合诸侯,与诸侯相处如同音乐一般和谐,没有不协调的音调。因此,现在请您一起来享用它们!”

魏绛这些年,确实没有什么武功。一听此话,他大为吃惊,赶紧推辞道:“和戎,是国家之福;八年之中九合诸侯,诸侯没有背叛是国君之灵、诸位大臣的努力,臣有何功劳可言?”

晋悼公坚持道:“如果不是您,寡人就无法渡河而战。赏赐,是国之大典,它保存在盟府中,是不能废除的。您还是接受它吧!”

从此,魏绛一族才有了金石音乐。这意味着,魏绛的功劳,在七年后,终于得到了晋国公室的正式承认!


魏氏一族的长期不受重用,很大程度上是受魏犨牵连。魏犨虽然跟随晋文公流亡十九年,却因不识时务而犯错,最终被晋文公而打入了冷宫。

然而,魏氏一族被埋没近六十年后,因为晋悼公的回国,命运彻底改变了:魏犨的三位儿子魏颗、魏锜和魏绛,却凭借自身的能力和忠心重新赢得了晋国公室信任,先后成为晋国卿士。特别是魏绛,为了执行军法,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而侵犯了国君之弟——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担当。

幸运的是,魏绛碰上了晋悼公这样的明君。

因此,虽然差点因侮辱国君之弟而被杀,但在七年后,魏绛反倒是因为忠勇和才干逆袭成为了国君的新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