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首批博士成长历史

在战国时就已经出现了博士这个词,当时大多用作官衔,而非学位。现代学位制源于西方,在亚洲,1868年日本率先引入博士和学士,这引起了当时清政府的重视,到了1905年,共有颜福庆等八人获得欧美博士文凭,容闳本来是学士,因为他对文化交流有贡献,所以获赠名誉博士,民国初期战乱不已,国人徒有博士的概念,却没有博士的制度,灰色地带比较多,比如胡适第一次留学归国论文,虽然已经通过,因为不愿意承担论文的印刷费而没能获得学位证书,后来又赴美补交相关费用,这才真正当上了博士。

直到1935年4月,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学位法典,学位授予法才正式出台,博士、硕士、学士之称确立,可不久后,抗战爆发,加上后来内战等因素,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大陆只授予硕士学位232人,一直没有授博士学位,所有博士生都是国外培养。1955年9月教育部成立13人委员会,拟定学位制度,九个月后推出《关于学位、学衔和荣誉称号等条例(草案)起草工作报告》,这份报告保留了博士硕士却取消了学士,并照搬前苏联二级学位制度,专业划分上也完全模仿前苏联,共分了23种学科。鉴于当时整体教学水平不高,国家决定先培养副博士,这也是从前苏联引进的头衔,学制是四年,比前苏联多一年。

1955年11月24日到26日,中国科学院正式举办副博士考试。原计划是招50人,但报考者达到1000多人,最终录取了65人,为了培养首批副博士,潘梓年,金岳霖,冯友兰等教授亲自授课,1956年副博士教育渐次普及,可是到1957年因为反右运动,副博士学位被取消了,一律改成研究生,学制也压缩成三年,最后全国无人拿到副博士的文凭。1961年11月12号,国务院副总理聂荣臻正式提交《关于建立学位学衔工程技术称号等制度的建议(草案)》,力主恢复学位制度,认为因为国际上都有学位等制度,而我们没有人家,被误认为我们学术水平不高。1964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授予条例(草案)》完成,将学位定为博士、副博士两级。

还未实行时,文革爆发,1966年6月27号高等教育部通知因文化大革命运动,1966年到1967年研究生培养工作暂停,全国研究生教育从此就中断了12年,1967年1月3号,教育部向国务院文教办公室提交《关于废除研究生制度及研究生分配问题的报告》,这个报告认为研究生制度是西方国家和苏联炒起来的,实际上是资本主义修正主义教育制度,还保存了封建科举制度的影响,与毛主席的教育思想是完全违背的,实践证明,研究生制度是培养修正主义的苗圃,对发展我国科技事业没有积极作用。

1979年11月1号,在纪念中国科学院成立30周年茶话会上,邓小平郑重提出,我们要创造一切条件来培养发现使用人才,整个领域的工程师制度、研究员制度、学位制度应该很快建立起来,这有利于我们培养发现和使用人才。一个月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草案)》拟定完成,邓小平的指示有三条,一是一定要搞成学位制度,二是建立学位制度要快,三是搞什么样的学位,要结合本国的国情。在邓小平的支持下,1978年中科院成立了研究生院,第一期招生2400人,占到了当年中国研究生总数的近1招生人数最多的校。

1981年11月,国务院批准了首批博士和硕士学位授予单位和学科专业的名单,按照正常的教学进度,1981年新中国的首批硕士产生了,但首批硕士的风光全被首批博士给抢走,1983年4月,1万多名七八级研究生中,层层遴选出了18位博士,1983年5月27号,中国以自己的最高礼遇,在人民大会堂为首批自主培养的博士颁发证书,他们是马中骐、谢惠民、黄朝商、徐功巧、徐文耀、白志东、赵林城、李尚志、范洪义、单樽、苏淳、洪家兴、李绍宽、于秀张荫南、冯玉琳、童裕孙、王建磐,中国自己培养的这18名土博士中,有六名来自中国中科院研究生院,六名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四名来自复旦大学,另外两名分别来自华东师范大学和山东大学,除了唯一的工学博士冯玉琳,当时在美国读书没有到场之外,其余17名博士和他们的老师,校长们以及一批硕士参加了这次大会,尽管首批博士的论文答辩及学位批准在1982年初至1983年间已经陆续完成,但是为了表示国家对知识和人才的重视,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联合北京市人民政府,郑重的把各培养单位的博士召集起来在人民大会堂正式举行授予仪式,这一天,被形象的称为国家学位的开国大典。

1983年的首批18名博士走上工作岗位后成绩非凡,涌现出中科院院士一位,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一位,曾经担任过高校校长,院长或中国科学院所长的有四位,国家级教学名师一位,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国家领队两位,作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六位,他们堪称新中国教育的中坚力量,作为新中国培养的首批博士,这种特殊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让他们一直坚守着老一辈学者的育人传统,他们中的很多人,除了做好高层次的人才培养工作,还始终坚持在教学第一线教书育人。

改革开放后,中国博士教育迅猛发展,1988年本土培养博士1700人,首次超过海外学成归来的博士数量,2008年中国大陆拥有博士授权资格高校超310所,比美国还多57所,2010年中国年授予博士数量超5万人,跃居世界第一。

然而博士数量进步的同时,质量也面临着新的挑战,据华中科技大学教科院周光礼教授2010年公布的调查,46%的博导,同时指导学生超过七名,最多的达到47名,大部分博导认为自己适合指导的学生不超过六名,近13%的博士生每个月与导师交流不到一次,甚至还有3%的博士生没和导师交流过,相关数据显示,2005年美国哲学博士平均培养时间是9.9年,而目前国内各高校博士培养年限一般是4到5年,最长的不超过6到8年,再加上学生大多被导师做课题,无暇自主开展学术研究,其文凭的含金量可想而知。《中国博士质量报告》指出,建设创新型国家对提高博士质量提出了新的迫切要求,"我国要留住大批优秀生源,进一步提高博士质量,压力空前","经费不足成为博士质量提升的瓶颈问题"。

声明:该文图片来源于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平台只负责信息发布和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