俾斯麦,这位传奇的将领我相信很多朋友都听说过,但是这位战争打的漂亮,政治眼光正式出色的全面性将领,实在是令人钦佩,特别是俾斯麦在对待敌对的德意志各邦方面更表现出了其政治家的远见卓识。普鲁士建立了北德意志联邦,既然已经成为新的霸主,那么就有必要将过去的敌人转变为感恩的友邦。因此,巴登和符腾堡只需付出一笔赔款,黑森依然是一个自治邦。巴伐利亚在领土方面略作调整,并支付了一笔战争赔款,秘密答应在与法国发生战争时帮助普鲁士。

就这样,1866年,俾斯麦一手缔造了一个新的奥地利,就像另一个莱茵兰人梅特涅在拿破仑战争之后所做的那样。梅特涅的奥地利是欧洲势力均衡的必要保证,俾斯麦手中的奥地利则勿宁说是普鲁士的需要,保留它的存在,就可以有效地反对普鲁士容克们的大德意志计划。

自神圣罗马帝国消亡以来,无数德意志人为建立统一的、强大的德国而魂牵梦萦,但这一宏大理想却是捷克人、波兰人等中欧民族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法国最为忌讳的事情;而如果奥地利帝国彻底溃败,取而代之的将是泛斯拉夫主义或俄国势力的扩张。换而言之,奥地利帝国的多民族特点使它在握有霸权时成为几乎所有民族主义理想攻击的对象。

一旦它不存在了,又马上回带来中欧和东欧一系列民族和政治问题,因此,普鲁士的策略是打击它、削弱它,但却不消灭它。推迟各种社会矛盾的爆发,有利于普鲁士发展力量,奥地利于是成了激烈冲突着的各方的减压阀,哈布斯堡王朝的 世界主义色彩和多民族的结构使它能够包容这些冲突,却不可能真正强大起来。自此以后,哈布斯堡君主国成了欧洲的末尾,靠各大国的宽容甚至支援维持生存。

至于这场战争的本身,毛奇称之为“不可避免的祸害”,对普鲁士来说,“并不是因为普鲁士的生存受到威胁而开始的,这是一场政府早就预见到的斗争。这场争斗不是为了争夺领土,而是为了争夺想象中的利益,为了争夺权力。”但是,对于弗朗茨约瑟夫而言,坚持在德意志邦联中的领导地位使奥地利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这次他虽然没有亲往战场指挥作战,但是通过派遣信使和施加压力干预了战争的金星,其结果是灾难性的失败。

内贝德克在意大利出生入死换来的一世英名毁于这个此前默默无闻的波西米亚小镇,不得不引咎辞职,但是,奥地利的失败不能简单地归因于他确实不太高明的指挥。缺乏足够资金阻碍了奥地利军队的装备现代化。以这次战争中大仙审理的撞针枪为例,奥军将领早在1851年就建议使用这种新式武器。但是弗朗茨约瑟夫身边那些保守的军事“专家”们依然坚持使用前膛装弹药的火枪,直到1865年,皇帝本人亲自见到撞针枪的好处时,才下令奥军统一装备这种“新武器”。

但是5个星期以后,奥军才回复他,资金不足,只能满足极小数量的武器要求。其实,一方面是资金不足,另一方面是军方大手大脚,任意挥霍,每年的军费开始中只有大约一半是好钢用在刀刃上,另一半则用于维护人员臃肿军事机关的日常运转,以及从事某些干预内政的活动,后者还得到了弗朗茨约瑟夫的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