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罗马的时候,每年7月,当天狗星首次从晨曦中的地平线出现时,人们总要献上红毛狗,作为他们的祭品。

他们的诗人写道:“火星闪烁着温和的红光,而天狗星的红色却比它更强。”很多有名的古典作家都把天狗星的光芒描写成红色,而且在公元前1000年之前,巴比伦人也用他们的楔形文字记录下这颗红色的星。公元前150年,天文学家托勒密也将它描述为一颗红色天体。

这颗天狗星,就是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天狼星。

天狼星位于大犬座,是一颗一等星,根据巴耶恒星命名法的名称为大犬座α星,在中国属于二十八星宿的井宿。天狼星是冬季夜空里最亮的恒星,对于居住在北半球的人来说,天狼星、南河三和参宿四组成了冬季大三角的三个顶点。

天狼星也是离我们最近的恒星之一,距离我们不到9光年。但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天狼星却不是红色的,而是白色的。难道古代的天文学家都错了吗?

有的科学家认为,古代天文学家是在天狼星接近地平线时观察它的,正如落日一样,天狼星也因地球大气的折射而呈现红色。

但是,德国天文学家施洛夏和历史学家柏格文的最新研究却提出异议。他们认为,一直到公元6世纪,古代天文学家观察到的天狼星果真是红色的。这两位学者联名在《自然》发表文章称,他们研究了中世纪前期法兰克王国都尔主教格里哥利在公元577年所作的编年史。为了给当时各修道院提供正确的晨祷时间,格里哥利主教在他的卷册中列出了每一个月某些星座从地平线升起的时刻。他们在研究了编年史中这些星星的上升时间及它们在晨曦中消失的时刻之后,认出其中一颗星就是天狼星。格里哥利主教把这颗星称为“卢比奥拉”,意思即是“红色”或“铁锈色”。他们指出,格里哥利没用传统的星名,可能是因为他不熟悉古希腊、古罗马的星象知识。所以,这两位科学家得出结论:天狼星在1400年之前还是红色的。然而,在这之后大约400年,在阿拉伯天文学家阿尔·苏菲所作的星表中,天狼星并没被列入红色星一类。所以,天狼星就是在这大约400年的时间中改变了颜色的。

到了19世纪,天文学家又发现天狼星原来是一颗双星。它有一颗伴星,被称为天狼星B。

天狼星B是一颗白矮星,是死亡中的星球。因为太暗,我们用肉眼看不到它。

天文学家认为,年老的星球在变成白矮星之前都会先变冷,膨胀成为红巨星。这两位德国天文学家说,古代天文学家观察到的正是变成红巨星的天狼星B。因为古代天文学家是用肉眼观察的,所以他们不能把白色的天狼星A从天狼星B耀眼的红光中分辨出来。由于两颗星的光芒相加,所以当时的天狼星特别明亮。从古代巴比伦人的楔形文字记载中可以看到,当时人们可以在白天的天空中看见天狼星。

天狼星B演变为白矮星的过程可以是逐渐的,也可以是突然塌缩的,这取决于天狼星B的原来质量。大多数天文学家认为,一颗红巨星逐渐演变成白矮星大约需要10万年的时间。所以说天狼星B在400余年时间内迅速演变成白矮星,实在是令人惊奇。如果说天狼星B是突然塌缩的,那么这个过程应伴随有一次天狼星B的大爆发,并且将它的大部分星体物质抛射到空间,但是我们却观察不到这次爆发的蛛丝马迹(例如我们应该能观察到围绕天狼星B有一个向外扩张的气体云环)。而且,天狼星B的爆发肯定会使天狼星在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中突然变得十分耀眼,会在人们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找不出任何有关这次爆发的文字记载。

有一条线索或许可以追寻下去。对天狼星A的光谱分析指出,天狼星A的金属含量比同类星球的正常含量都高。科学家指出,这多出来的金属成分可能是天狼星B爆发时喷到天狼星A上,被天狼星A所吸收的。不管怎样,施洛夏说:“由于对天狼星的研究,我们可能要改写天体演化的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