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小侄女放学回家

拿出了校园新发的语文书

这本书它长这样:

这个封面的审美文字君觉得有点谜

不管是构图仍是配色

都显得乱七八糟

莫非,这么丑陋的封面

是为了避免涣散学生留意力

采纳的一种特别操作?

为了澄清这个问题

文字君查了一些材料

要说咱们这语文书

也不是一直都档次这么差的

20世纪90年代的时分

小学语文第二册的封面长这样:

且不说颜色柔软舒畅

单看燕子装点在微风吹拂的柳条之间

就觉得赏心悦目

要知道

这可是三十年前的规划水平

再来看看本世纪初的初一语文教材

尽管封面上的文字许多

但有主有次,水墨画的风格新鲜浓艳

既漂亮,又宏扬了我国的传统文化

20世纪80年代的语文讲义的规划

还带有政治宣传画的颜色

但各种审美元素之间

有种调和共生的感觉

所以也并不丑陋

我国台湾地区的小学语文讲义插图

雾气氤氲,南瓜金黄

远处若有若无的小屋

有种梦境神话般的感觉

台湾国语课的封面规划:

「国语」两个字十分圆润心爱

合适儿童的审美需求

回过头再看看现在的教材封面

不得不感叹:

你便是个教材,作个什么妖呢

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

都十分重视讲义的规划

以下是新加坡的数学教材

画风有种绘本神话的感觉

请看左下角那个小兔几吃胡萝卜

腮帮鼓囊囊的细节也处理得十分到位

右上角要求孩子们编出一个关于青蛙的故事

把数学教育和语文教育结合起来了

菠萝和芒果看起来都十分甘旨

蝴蝶也都憨态可掬

韩国的会话教材

书里面的人物都是3D的

画风精巧

宛如电脑游戏的截图

日本的小学语文教材

场景也是热闹非凡

每张图里都用了许多艳丽的颜色

可是并不扎眼

不管是讲义仍是字帖

规划都相同精巧

每个动物都是卡通版的

但并不幼稚可笑

整幅图传达出一种安定吉祥的感觉

美国加州的教师用书:

树林间的那只小龙

显露猎奇的目光

就好像在探究着什么

而这幅有科幻感的图片

则是美国代数书的封面

除了科幻感之外

美国人也会用赋有奇幻颜色的图片

来规划封面

给小朋友的数学书上

画了一只拽拽的花豹

如果把上面那个大大的「Math」P掉

谁能想得到这不是本神话书呢?

即使是给小学生规划的讲义

韩国人也会留意留白

不让画面看起来过于凌乱

艳丽、新鲜、洁净

既能引起小孩子的阅览愿望

也有助于他们坚持安静和专心

除了长得美观之外

国外教材时不时还会搞一下小诙谐

比如说反套路的对话

-罗尼,我能够把你介绍给我的好朋友杰西吗?

-不,不可

「摩尔」这个计量单位一起还有鼹鼠的意思

所以编书的人就在两摩尔的烧杯里画了两只鼹鼠

戏多,还会卖萌

试问咱们的教科书做得到吗?

至于大陆地区的教科书

为什么会呈现审美退化的现象

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

但文字君查材料的过程中发现

台湾教材的研究者

会去查询小朋友对教材外形的满意度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