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德璘》

《传奇》,唐代,裴鉶著。

本文翻译选用的底本是上海古籍版-裴鉶传奇

在唐朝贞元年间,一位湘潭的小官叫郑德璘,家住长沙,有一个表亲住在江夏,每年都会去看望他一次。去的路上要通过洞庭湖,路过湘潭,常常遇到一个白叟家,划着小舟卖菱芡,尽管头发白了但面庞显得年青。德璘和他说话,常常谈吐玄奥不俗。德璘笑他:“你船上一点粮食都没有,吃什么呢?”白叟说:“吃菱芡啊”。

德璘爱喝酒,一向带着松醪春酒,去江夏遇到白叟时,总要喝上几杯,白叟家喝了酒总觉得很不好意思。德璘到了江夏,预备要回来长沙,船停在黄鹤楼下。周围有一个叫韦生的盐商,乘着大船,也到了湘潭。

晚上,韦生去周围船上喝酒离别。韦生有一个女儿,住在船掌舵的当地,邻船有一位女孩也过来离别,两个女孩在一起欢声笑语。到了深夜,听到江中有秀才吟诗的声响:“物触轻舟心自知,风恬浪静月光微。夜深江上解愁思,拾得红蕖香惹衣。”邻船的女孩长于写书札,看到韦氏女孩的梳妆匣中有一张红纸,拿来把方才听到的诗写了上去,又诵读了好久,但不知道到底是谁写的。快到早上了,两人各奔东西。

德璘的船和韦氏的船一起脱离鄂州住了两夜,到了黄昏,又一起过了一夜;到了洞庭湖边,和韦生的船靠得很近了。韦氏女孩十分美艳,像美玉相同亮光,像莲花般动听,像月光般洁白,她在窗边垂钓。德璘悄悄看到了,十分振奋,因而用一尺赤色丝巾,题了一首诗:“纤手垂钩对水窗,红蕖秋色艳长江,既能解佩投交甫,更有明珠乞一双。”他想办法把红丝巾缠到了钩子上,女孩因而收到了这个丝巾,品读了好久,尽管能背出来,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女孩文笔不太好,不能也回写一首诗感到有些惭愧,所以用钓钩把前几天晚上过来谈天的女孩写在红纸上的诗送了出去。德璘认为是这个女孩写的,仔细读了后十分快乐,但也不知道诗的具体意思,因而不明白女孩心里的主意。而那女孩把红丝巾系在手臂上,十分珍惜。

晚上月光亮堂清风徐来,韦氏的船升帆而去。遽然江上刮起劲风,波涛汹涌吓人,德璘的船不敢再往前划,恨死了这风波。快到黄昏,有一个打鱼的人告知德璘说:“前面有一个商人大船,全家都沉没到洞庭湖里去了。”德璘十分惊慌,神情恍惚,哀痛了好久不能平静。到了深夜,写了两首诗吊祭韦氏女孩:“湖面暴风且莫吹,浪花初绽月光微,沉潜暗想橫波泪,得共鲛人相对垂。”另一首:“洞庭风软荻花秋,新没青娥细浪愁,泪滴白蘋君不见,月明江上有轻鸥。”诗写完,撒了一壶酒便将诗投入水中。

这一至情至深的行为遽然感动了神灵,水神拿着诗稿来到洞庭水府,呈给府君阅读,所以召集了几位溺水之人问道:“哪个是郑令郎的所爱啊?”韦氏女孩也在其间,听了却不知道说的是自己。水府师爷看到一个人手臂上绑着红丝巾便告知府君。府君说:“德璘今后将是咱们县的爸爸妈妈官,并且你们早年有情有义,应该让你再活着。”因而府君让师爷把韦氏送还给郑令郎。韦氏这时看到府君原来是个白叟,所以跟着师爷一路快跑,没有任何妨碍,快到路止境时,看见一个大水池,碧绿的水清澈见底,师爷把她推到水中,时而沉时而浮着,十分苦楚。

这时现已是三更天了,德璘还没睡,还在念红纸上的诗,越念越哀痛。遽然感觉有东西碰到船身,船夫现已睡了,因而德璘拿着火把过来观察,看到美丽的衣服,应该有人,十分惊讶地曩昔打捞,捞上来一看原来是韦氏女孩,手臂上还系着红丝巾。德璘快乐死了。过了好久,女孩才苏醒过来。到了天亮,才干说话,这时她说:“是洞庭府君救活了我。”德璘问:“府君是谁?”他一直搞不明白。后来他们结为夫妇,德璘一直感到很奇特。

他们预备要回长沙了,过了三年,德璘预备要调职了,想去做醴陵县令。韦氏说:“最终一定是巴陵县令。”德璘问她:“你怎样知道呢?”韦氏说:“曾经水府君说过:‘你会是咱们的县令’,而洞庭是归于巴陵县的,这样就知道了。”德璘记在了心里。他去当选职位时,公然被选到了巴陵县令。到了巴陵县后派人去迎候韦氏过来,船行进到洞庭的一边时,刚好遇到逆风无法行进,德璘雇了五个撑船的人再去迎候。其间有一个白叟家,不怎样卖力,韦氏气愤地骂他。白叟家看了她说道:“曾经我在水府里让你又活了,你不感谢我,反而骂我。”韦氏遽然悔悟了,感到很惊慌。让白叟家上船,感谢他并摆上美酒和生果,磕着头说:“我的爸爸妈妈大人,他们还在水府,能不能让我见一见?”白叟家说:“能够”。

过了一会,船如同沉到了水里,但没有什么感觉。没多久就来到曾经呆过的水府,一行人靠着船在痛哭,见到了她的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住在大宅院里,和一般人世相同。韦氏问他们需不需要什么,爸爸妈妈说:“船沉的时分,东西也都在身边,仅仅不能用火,只能吃菱芡了。”所以拿了一些宝贵的金银首饰给他们的女儿,并说:“这些咱们也用不上了,送给你吧,你在此不宜久留。”说完就催她赶忙回去。韦氏痛哭着离别爸爸妈妈,白叟家拿起笔来给韦氏在丝巾上写了几个字:“旧日江头菱芡人,蒙君数饮松醪春,活君家室认为报,保重长沙郑德璘。”写完后,白叟家被府里的上百位家丁从船上迎回了水府。

过了一会,船冒出了湖面,整船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局面,德璘具体参读了白叟家所写诗的意义,总算明白水府的白叟家是谁了,他便是往日遇到卖菱芡的人。又过了一年,一位叫崔希周的秀才给德璘寄了一卷诗,里边有一篇《江上夜拾得芙蓉》,写的便是韦氏当年投给德璘写在红纸上的诗。德璘置疑这首诗是不是这秀才写的,因而责问希周。秀才回答道:“几年前,我乘的小舟停在鄂州,江面上月光亮堂,其时还没睡觉,听到有东西悄悄碰着船,并闻到一阵香气,拿起来一看,是一朵荷花,因而写了一首诗。写完后,咏读了好久。我敢确保这事是真的。”德璘这才感叹道:“这真是命运啊!”从此今后再也不敢去洞庭湖了。后来德璘官做到刺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