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治元年(1862)年12月21日,京师菜市口的法场人头攒动,水泄不通,对于46岁的前两江总督何桂清来说,这风镐图片个寒冷的日子,从此将成为他的忌日。

位高权重的封疆大吏要被斩首弃市,这在大清朝还是史上头一遭,轰动了京城。此刻,何桂清一身囚服打扮,插着草标,垂头丧气,全无半分曾经的官威,仿佛已是行尸走肉。午时三刻临近,监斩官简短公布了他的罪状和判决,在围观人群紧张刺激的惊叹声中,何桂清人头落地,他那业已开始泛白的头发被鲜血溅得通红...

封疆大吏

何桂清,1816年生,云南昆明人,道光十五年(1835年)的进士,也就是说,他未满20岁就中了进士,称是神童也不为过,李鸿章21岁才考中举人,曾国藩要到27岁才考中三甲第四十二名,赐同进士出身,何桂泉水护卫清的起点,要较他们高了不少。

神童何桂清高中进士,随即就被任命为翰林院编修,随后历任河南乡试副主考、贵州乡试正主考、翰林院侍讲、太仆寺少卿、光禄寺卿、太常寺卿、内阁学士、山东学政,从京官到地方官,都当了一遍,尤其是担任乡试考官,在古代是个重要的差事,在他当考官时考中的学生,相当于跟他有了师生的名分,在论资排辈、讲究资历的官场,就是培植了自己的羽翼,这对自己今后的仕途,大有裨益。

随后就到了咸丰朝,在咸丰朝他先后担任吏部侍郎、兵部侍郎、江苏学政、礼部侍郎等重要职位,到了咸丰四年(1854年)九月二十一日,升任浙江巡抚,成为地方大员,在巡抚任上锻炼了三年之后后,于咸丰七年四月署理两江总督,随后实授为两江总督,并以功加太子少保,正式成为仅次于直隶总督的二号封疆大吏,时年,他仅有三十八岁。

两江总督控制的江饭仓芽衣南省和江西省,即使在太平天国战火之中,也受到垂涎。位高权重之下,当然有不少人依附,加上何桂清为官已久,从京城到地方都有学生故旧,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利益团体,比如他幼年就结识的王有龄,通过何桂清的推荐,得以就任杭州巡抚,之后又升任江苏布政使和浙江巡抚,通过王有龄这条线,著名的商人胡雪岩也依附于他,靠王有龄和何桂清得以攒下人脉和第一桶金。

分到蛋糕的人兴高采烈,没分到的当然怀着觊觎之心,这就是曾国藩,他的湘大攀帝国社区军当时还没成气候,何桂清也没把他放在眼里,两人逐渐产生矛盾并愈演愈烈,这导致了何桂清最后的结局。

弃城而走

咸丰十年(1860年),两江总督何桂清,在常州临时驻节的两江总督官署内急得团团乱转,预想中最坏的情况,终于发生了。和春的江南大营被太平军击溃,太平军前锋已攻破丹阳刘母醉酒4,提督张国良战死,眼看转眼将至常州,刚刚上疏汤唯联想k900:“丹阳以上军务,和春、张国梁主之。常州军务,臣与张玉良主之。”的何桂清,此时只有两个选择,据城固守,与城共存亡,就如同他的前任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据守江宁阵亡的两江总督陆建瀛一样。但此刻太平军士气正旺,何桂清虽统辖有十万清军,但在和春新败之下,士气大受打击,守住常州,确实没有太G379大把握,更大的可能是重蹈陆建瀛的覆辙。

或是弃城而逃,另谋出路,这样可以一时保全性命,凭自己的人脉,再行疏通,朝廷虽怒,怕也罪不至死,自己还年轻,日后东山再起,机会很大。

几经考虑,何桂清选择了第二条路,性命到底比名节重要,留得葛天中青山在,总有翻身的机会,没必要把小命送在这里,何桂清决定以赴苏州筹集粮饷的名义逃离常州。

好友王有龄也听说了风声,致书何桂清:“事棘时危,身为大臣,万目睽睽,视以动止。一举足则人心瓦解矣。”但何桂清已吓破了胆,无视了王有龄的书信。

不过出逃并没这么顺利,何桂清要逃走的消息早已被常州士绅知悉,他和随行人等被堵在了城门口,众士绅在他马前下跪,恳求部院大人留下领导守城。去意已决的何桂清无法脱身,恼怒之下,下令卫士开枪驱散人群,少侠卧龙吟常州士绅被打死19人,其余人才散开,何桂清这才得以仓皇逃出常州城。

何桂清一逃,主持军务的提督张玉良也立即逃走,常州没有了主将,余下的军民只得自发守城,坚守数日后常州城破,太平军因受到抵抗而屠城,常州遭遇兵祸。

名动一时

在被任命为两江总督之前,何桂清并不是没有与太平军战斗过,在咸丰四年他任浙江巡抚时,何桂清就曾在江宁已经失陷的不利情况下,与浙江提督邓绍良一起,驻兵黄池,扼守要冲,以少击多,击退了太平军将领石国宗率领的一万余人。第二年,又指挥兵马收复了徽州府城和休宁,同时击退突入浙江的江西太平军,收复黟县、石埭。咸丰六年,已被任命督办安徽、浙江防务的何桂清调兵遣将,克复了重镇宁国府。

军事之河北梆子陈春演唱会外,何桂清在其他方面表现也可圈可点,江南大营原本缺粮少饷银,兵士无心作战,日日都有不少逃兵,何桂清任浙江巡抚后对江南大营的支持超过以往,粮饷供应充足,还善于当和事佬,调节各部之间的关系,使得清军的战斗力得到很大增强,由此才得以取得一系列胜利。

这时,何桂清已名动一时,俨然是朝廷肱股之臣,他自己也得意的说:“东南半壁,似非鄙人不能支持”。“若将江、浙兵勇归弟一人调度、两省大吏能筹饷接济,定能迅奏肤功”。

这段时间,曾国藩的湘军正处于低谷之中。

出逃租界

之前的风光在何桂清仓皇逃离常州那一刻起,已经烟消云散。端砚茶海作为封疆大吏,守土有责,与城共存亡是当时所标榜的,何况何桂清还下令向百姓开枪,常州被屠城,他负有责任。消息传到苏州,城内官军大为激愤,何桂清照计划逃到苏州城下,江苏巡抚徐有壬竟拒绝打开城门,并上疏弹劾他“弃城丧师”,苏州城内守军鼓噪,吵着要将何桂清捉拿归案。

眼见不是头, 何桂清只得借口去借洋兵,从苏州再逃到上海租界内躲避起来,再不肯露头。

何桂清的出逃是灾难性的,原本在常州,他和张玉良手下还有十来万清军,两人一逃,军队群龙无首,不战自溃。太平军得以顺利攻下常州、常熟,兵锋长驱直入,徐有壬坚守的苏州在数日后也被攻陷,徐有壬在巷战中阵亡,倒也不负他拒何桂清于门外,不过反过来说,如果当日接纳何桂清入苏州,结局想来也不会好于徐有壬。对何桂清来说,被拒苏唐河天气,数据透视表,语文三年级下册州城下,实在不知是祸是福。

逃到上海租界的何桂清太过显眼,消息早已传到清廷,咸丰下诏将他革职,并要从租界将他逮捕归案。不过这时英法联军帮了他,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咸丰帝自己也逃离北京,到热河避难,何桂清之事一时也无法顾及。谁又想得到,30岁的咸丰竟然就此在承德避暑山庄一命归天,其后就是慈禧和奕訢与顾命八大臣之间的殊死博弈,直到二宫皇太后垂帘听政,这一搁,就是两年多。

直到同治元年(1862年),已逐渐掌握朝政的慈禧并没有忘记何桂清,下令奕訢与租界交涉,终于将何桂清逮捕。

背后博弈

何桂清出逃后,并没有坐以待毙,他想方设法运动关系,想要减轻自己的罪名。他的死党浙江巡抚王有龄、江苏巡抚薛焕一再为其说情,没有得到批准,何桂清又运用自己的人脉,用重金疏通了礼部尚书祁寯藻、工部尚书万青藜、御史高延祜等有份量的人物为他说话,在他们影响下,有17名大臣上疏为其说情,所以何桂清被押解到京时,并不十分地紧张。

“潜令心腹,以重赀入都,遍馈要津,凡有言责者,鲜不受其沾润。自谓布置停妥,放胆而行,于同治元年春到京”。

但是负责承办此案的刑部直隶司郎中余光倬,是常州人,深恨何桂清弃守常田阳有缘州还开枪击毙百姓,引用条例,拟判斩立决。

对于车骏与周群何桂清的处理,清廷也有不同意见,何桂清的罪责,按例当杀,不过毕竟他是朝廷二号封疆大吏,何桂清虽弃城丧师,不过之前也有过功劳,人才难得,是否从轻发落。

于是慈禧降旨,“何桂清曾任邹城中兴和泰酒店一品大员,用刑宜慎,如有疑义,不妨各陈所见”。

这实际上给了何桂羽生飞鸟清一线生机,营救派大臣纷纷上疏“又有龙司昊和黎晓曼免费工部尚书万青藜、通政使王拯、顺天府尹石赞清、府丞林寿图、九卿彭祖贤、倪杰、给事中唐壬森、御史高延祜、陈廷经、许其光、李培祜等,或一人自为一疏,或数人合具一疏”,说“国人皆曰可杀,臣亦国人,未敢谓其可杀”。

在这两种意见背后,隐藏着两个集团的博弈,何桂清此人,与当时正红得发紫的曾国藩是死对头,何桂清一贯看不起曾国藩的湘军,早在1855年曾国藩困守南昌时候,何桂清和曾国藩就产生了矛盾,为了争夺浙江和江苏两省的控制权,两人不断互相打压。何桂清这种行为,正合清廷恐怕曾国藩尾大不掉的心意,咸丰帝就曾说:“曾国藩以侍郎在籍,犹匹夫居闾里,一呼蹶起,从之者万余人,恐非国家之福也”,清廷一直对曾国藩存着戒备之心,何桂清是个制衡他的出色人选,如果就此杀了何桂清,有点可惜。朝廷从皇帝到恭亲王奕訢和吏部尚书祁寯藻等重臣,都打算再给何桂清一次机会,将“斩立决”改为“斩监侯”,也就是死缓,再一角书屋找机会营救。

借头立威

这时,曾国藩的部下们进攻太平军已获得节节胜利,重镇安庆已被攻克,李鸿章正在攻击苏南,左宗棠进攻浙江,曾国荃率军进驻雨花台,会同彭玉麟的水师围攻天京,曾国藩本人被任命为两江总督协办大学士,权势一时无二,更重要的是他手下掌握着如狼似虎的湘军。

对于曾国藩来说,当然是想要置何桂清于死地,上疏为何桂清求情的人越多,就相当于反对他的人越多。为此,他抓住机会上疏:“疆吏以城守为大节,不宜以僚属之一言为进止;大臣以心迹定罪状,不必以公禀之有无为权衡”。

这个表态,再明确不过。

对当时清朝的实际掌权者慈禧来说,也面临着选择。奕訢为代表的大臣请求从轻发落,如果同意,自己还未完全稳固的权威可能会受到削弱,慈禧与奕訢之间也存在着利益冲突,从两年后奕訢就被猜忌革除议政王就可以看出。同时自己掌权未久,需要立威,使大臣和百姓臣服,何桂美少女战士火星清的人头是个再好不过的工具,而且同时还可以笼络曾国藩,在剿灭太平天国的关键时刻,使手握重兵的曾国藩不至于做出不利于清朝的行为。

权衡之下,最后判处斩立决定谳,力保何桂清的奕訢等人失败,实际上也预示着慈禧开始大权独揽,借何桂清的人头立威。于是12月21日,何桂清在菜市口人头落地,成为历史上唯一一位被朝廷处斩弃市的两江总督。

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何桂清本来似乎可以不死,他的死,实际上也是各方利益博弈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