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包装+文艺导演=票房纪录的扭曲法则应该改变了。

文/庞宏波

“你觉得《地久天长》的票房能到多少?会破亿吗?”

这是很多人现在聚焦在这部电影身上的问题,这个问题本质上并没有错,但实际上也并不对。王小帅导演,柏林影帝影后,博纳影业参投加发行,这部电影的票房期待被调高了。但真正决定《地久天长》票房的,可能并不只是这些外在的元素。

去年,多部商业包装的文艺片在票房市场表现挣扎。这个问题出在哪里,可能很多人并没有去思考过。当下一部类似电影出现时,商业包装成为了判定一部电影是商业片和文艺片的标尺。

王小帅的《地久天长》究竟是什么叫我姐姐样一部电影?有井柏然、马思纯、陈妍希、陈冠希等人主演的娄烨新片《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又是qiantuw一部什么样的电影?原本坚定的答案,因为外在的“商业元素”开始变得模糊。

但去年,当杨幂主演的《宝贝儿》走入电影院时,原本期待的杨幂版《亲爱的》没有发生,最终票房2472万;当汤唯和黄觉主演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带着破纪录的预售成巨狐猴绩入场,原本期待的文艺版《前任3》没有出现,最终2.82亿票房背后是一场“灾难性”的口碑倒挂。

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就在于市场对于文艺片宣发的“神化”。如今,王小帅新片盗墓特种兵《地久天长》即将登场,这部获奖片理应有市场期待,但电影究竟能否破亿的背后更应该看到的是这部3小时电影本身对于大众市场有着较高的“接受难度”。

巨头站队并不意味着票房起飞

院线经理出席文艺片定档发布会。

这似乎成为了一种新型的潮流,去年《江湖儿女》戛纳归来,定档发布会来了400多家影院经理。今年《地久天长》柏林擒熊,发布会同样涌入海量院线代表。

但这意味着什么呢?这其实什么也意味不了。全国一万多家影院,六万多块银幕,真正决定《地久天长》的不是第一天有几百家影院愿意排片,而是在整个上映周期里,究竟有多少银幕能持续输出。决定这些的,是观众不是影院经理。

但普通观众,看到华谊站队《江湖儿女》,光线站队《风小辣椒m1y评测中有朵雨做云》,博纳刑宇菲站队《地久天长》本能性的会将意识“迁移”到票房上。拿《地久天长》来说,博纳影业发行的电影这两年屡创市场奇迹,谈票房,理所应当。

但巨头站队文艺片,并不是举其身家为之奉献。博纳影业一直以来坚持着美式大制片厂的方法论,第一梯队是四大档期的头部影片,第二梯队是小档期,第三梯队才是文艺片和影展片。《地久天长》处于哪个梯队,自然言明。

这并不是说博欣旅通纳影业不重视《地久天长》,而是对于博纳影业这样一个在市场里历练许久的民营巨头来说,很知道《地久天长》在市场里的难度。

去年,400家影院经理出席定档发布会,华谊、淘票票参与出品,在发行方名单里除了华谊和华影天下,还有五洲和国影纵横等“名将”,这样的豪华配置给予了《江湖儿女汪必丹》信心。

的确,资方对于《江湖儿女》也乐观。这部投资过8000万的电影,曾经乐观预计首周末就可以超过《白日焰火》,最终票房是《白日焰火》的三倍,也就是3亿。但现实是,这部电影的票房落托福考位黄牛点是6994万。

这个成绩好吗?其实很好,如果拿贾樟柯电影的作品来衡量的话,已经超出了其最高票房的一乱轮,白切鸡的正宗做法,大鱼海棠倍还多。但如果拿期待来说,并不好,不仅没达到3亿的预期,也没达到外界的预期。

同样,《地球最后的夜晚》是更典型的案例。这部华策、腾讯、猫眼等一线公司,韩寒、黄晓明等明星参投站队的“豪华文艺片”带着极高的预售票房定档“2018最后的夜晚”,但这部电影票房“蹦极式下跌”。

巨头站队一定等于票房突破,是一个根本不需要论证的伪命题。但因为市场的大盘扩增和巨头的市场资源,让“破亿”、“破纪录”成为了衡量一部文艺片市场成败的重要标杆。

商业包装并不意味着大众消费

当王源参演《地久天长》时,先期的不解转为了后期的票房期待。但从什么时候开始,商业明星参演电影就一定可以转化票房了?

商业明星,的确成为了前期评判一部电影的重要元素,这是商业市场最不能被忽视的原因花宝燕。但好在,《地久天长》的宣发并没有去主打王源这一点,这张“安全牌”起码保证了电影的预期不会发生明显错位。

但文艺片,获奖是另一个“商业包装”。虽然获奖并不意味着一定符合大众审美,但获奖是展现电影高质量的一个缩影。在这个口碑制胜的年代,获奖就有着天然的加分。

从这一点来说,《地久天长》一口气捧出了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影帝影后。这种对于“表演封神”的期待和电影本身的“生活化”最好的祭母文其实也有一点偏差,尤其是3个小时的时长在如今的商业电影市场是对观影体验极大的考验。

但在现在的电影朱日阅兵直播市场里,宣发是至关重要的一环。相比传统宣发,互联网宣发更快速,更精准(具体案例并非如此)。尤其是在更密集的曝光中,稍有不慎就会对电影产生意识偏移。

从《地久天长》来说,这种偏移没有发生。但去年,却屡屡上演。

《宝贝儿》最先打出了杨幂主演+侯孝贤监制的组合拳,让外界对于这部电影本身充满期待。这种期待倒不是破纪录的商业反哺,而是憧憬其成为杨幂版的《亲爱的》。

但事实上电影并非如此,沉闷的节奏让观众对于这部电影并不“友好”。

年末,《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吻跨年”的营销堪称现象级。但事实上,大量抖音青年入场,最终报复性差矿用控制电缆评对于电影的伤害极大。

在传统宣发主导的年代,商业片和文艺片之间的界限相对较明。但在互联网宣发的年代,这种界限逐渐模糊。而且“文艺片”概念的浑浊,也让片方对这一标签的态度变得暧昧。

对于观众来说,很多时候商业包装过度的电影是商业片,适合大众消费。而“三无影片”就是文艺片,适合文艺青年。但事实上,这和电影目前的制作潮流并不相符,绝大多数一线文艺片导演都积累了比以厉以宁家族暴富史往更好的资源,商业明星参演文艺片成为了常态。

但这些电影难道都是商业片吗?显然不是。其实商业片和文艺片的界限并不重要,但是观众对其期待却似乎界限分明。在已有惨败案例的情况下,冲淡双方界限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可能远远大于票房转化。

相比口碑类型更决孙鸿斌定市场地位

口碑。

这已经成为了电影市场的一个关键词,而且越来越常态化成为电影安身立命的根本。但是对于口碑的过度使用,同样也导致了一些问题出现。

例如对于档期选择不慎,进入大档期迅速掉队的案例比比皆是。市场依然是一个讲究类型的市场,优质类型片在如今的市场里迎来了口碑支撑票房的“春天”,但这并不意味着文艺片也是如此。

文艺片本身受众的小众,具有一定的观影门槛。即便是高口碑电影作品,这种观影门槛也很难迅速消除。记得去年《江湖儿女》上映时,片方很清楚这部电影不会出现《芳华》西塘听雨驿站破10亿的市场盛景,分割两部电影的恰恰是类型而不是口碑。

《芳华》内容的普世性能够和观众发生更好的“化学反应”,从而在档期里形成话题讨论。但对于绝大多数文艺片来说,可能并非完全如此。

从目前来看,《地久天长》算是一部内容极其丰富的电影。在一部跨度极长的历史周期里,所涵盖了诸多社会问题。王小帅上一部电影《闯入者》被《何以笙箫默》碾压至“微排片”的尴尬局面依然清晰。虽然2015年和2019年的电影市场更像是两个年代,但是导演对于电影叙事的技巧很难在三年时间里发生反转。

在电影定无痛起床法档后,“所有中国人都能看到共鸣”成为了电影的一个标签。共鸣的背后是共情,这是能够让观众购票fanbingb很重要的因素,但共情的背后永远无法忽视类型的作用。

观众审美水平的提升永远都是螺旋式上升,这就决定了市场需要一个时间。但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的电影市场,想要被主流大众所接纳的都是类型片。文艺片因为自身受众的狭窄以及对于观影层次的刻意拔高,注定让其不能成为市场的主流。即便是在文艺气息浓重的欧洲市场,也并非是文艺片的天下。

总之,《地久天长》的品质保证是一回事,但能否取得市场突破是另一回事。这需要不断的涌现shxxl《地久天长》去培育市场,而不能将100米的目标放在10米的位置上。

我们当然希望看到所有电影都能取得市场突破,从而形成百花齐放。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拒绝神化。当一个文艺片获奖归来,准备登上银幕时,关于它的讨论是票房能否破亿,这很难让人感到欣喜。

「商务合作:微信feifeisisi」

「应聘电影记者,联系微信phb19941011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新媒体矩阵:

今日头条|一点资讯|腾讯新闻|百度百家企鹅媒体|UC平台|搜狐新闻|新浪微博